就能把工作水平和建设质量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

2018-12-20 作者:佚名   |   浏览(149)

就能把工作水平和建设质量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

雪山之外,这个日子平静如水。对甘巴拉而言,这个日子壮怀激烈。夏仲昌,当年第一批甘巴拉老兵,选择此时重上雪山。

68岁的白发老人,登临这样的高度,步履艰难。然而距山顶仅余10多米时,老人突然驻足,俯身用颤抖的双手摩挲着依稀可辨的痕迹:“就是这里,我们当年住的干打垒就在这里!”

49年前,夏仲昌们的脚步声把甘巴拉从亘古沉寂中惊醒。近半个世纪来,守卫甘巴拉的官兵来了一批又一批,换了一茬又一茬,十几载也罢

“回来就是想看一眼,今天的甘巴拉还是不是我们当年的甘巴拉,今天的甘巴拉人还是不是我们当年的甘巴拉人?”夏老似乎不是在与我们对话,而是与苍茫雪山问答。

是繁华尘世与冰峰雪岭的距离?是边关哨卡与闹市军营的落差?还是时代喧嚣、浮世人心与寂寞坚守的云壤之别?

一位老西藏介绍,每年都有很多夏老这样的老兵,带着这样的忧思,重返冰峰雪岭。为何千里寻故地?他们来寻找心中不能失落的魂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多少年来,把名字刻在甘巴拉的战士不过千人左右,但用生命筑起祖国万里边关的人何止万千。放眼四望,有多少这样的山巅、驻扎着多少这样的哨所,就有过多少夏仲昌这样的老兵。

霓虹灯下的新一代,可知道霓虹背后矗立着多少“甘巴拉”?穿越半个世纪,老兵带着忧患而来,忧患深处是期盼。

曾乘坐飞机飞越雄伟的冈底斯山脉的人也许并不知道,甘巴拉官兵引导军民航班50余万架次,以万无一失的优质空情,托举起中国空防网中一个坚固的支点,把飞越世界屋脊的这条危险航线,打造成世界公认的空中安全走廊。

握着年轻一代甘巴拉人的手,夏仲昌语重心长:“年轻人,理想信念可不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它就是我们当年的干打垒、我们心中的甘巴拉!”

一个人有没有理想信念,人生轨迹迥然相异;一支军队有没有理想信念,前途命运截然不同。历史用血的事实证明:理想信念是总开关,可以山登绝顶;失去它,就会失去希望!

从古田出发的革命先辈,非有理想信念不能“年纪轻轻干大事,年纪轻轻丢性命”,非有理想信念不能纵马江山、改天换地;

我一度以为,自己在转业之前的心理建设是很充分的,想了很多应对失落、无助等等的心理自我调适方法。

但当转业之门真正开启,自己真正踏入转业干部行列时,那种冲击还是让自己产生了强烈的手忙脚乱之感。感觉自己一下子变得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了,话该怎么说了,事该怎么办了。

与很多转业的战友聊天,大家言语中或多或少也遇到了这样的困境。我在想,习主席要求全党全军重整行装再出发,我们要重新出发,要投入到新工作岗位,去建立新的历史功勋,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不好,我们的再次出发会不会显得不那么自信,会不会不那么坚定,这对我们的再次出发显然是有后患的。那么,我们能不能尝试着自己来解决好我们出发之际的这种精神困境或者叫精神危机呢?

这是一个散焦时代,信息爆炸造成知识泛滥,碎片化阅读模式成为思维习惯,以致很少能有一件事、一个人真正受万众瞩目,所以这个时代不仅产生不了英雄,甚至对已经产生的英雄都开始失去敬意和诚恳。解构、诬蔑,从不相信英雄发展到了不相信神圣,令人震惊。

但积极地看,这未尝不是这个民族的精神危机的一种曲意表达,内心里还是渴望改变、呼唤英雄的。因为一个人,精神上发生危机,恰好表明这个人,这个民族有执拗的精神追求,有自我反省的能力。可怕的不是危机,而是麻木。

所以我觉得,我们转业干部在转业之际产生了这样的精神危机,恰恰说明了我们这个群体的思考是一贯的,我们的追求是执著的,我们对人生是认真的,我们对党的事业是热爱的。

相关文章